深圳风采彩票历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發布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區塊鏈2019:從幣圈邁入鏈圈時代

2020-1-2 16:12

區塊鏈2019:從幣圈邁入鏈圈時代

圖片來源:Unsplash

“今年的區塊鏈風口,一定是技術的風口。虛擬貨幣和礦機市場并不會因為這次政策紅利而迎來春天,反而是技術層面,相關激勵政策一定會逐步體現。”

2019年,區塊鏈行業迎來轉機。

10月24日,一場由中央發起的集體學習,把在亂世里野蠻生長了許久的區塊鏈技術收編進了正規軍的行列。

這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領導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指出,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當天下午,區塊鏈就登上了各大權威紙媒與電視媒體的頭版頭條。10月25日,新聞聯播甚至把開頭的前五分鐘全部用于介紹區塊鏈。

股民們敏銳地嗅到了機會,政策公布當天,在交易所的互動平臺上,處處可見投資者就區塊鏈相關問題向董秘提問。周一開盤,區塊鏈概念百股漲停;一天之內,相關股票市值暴漲1600億。

如此情勢下,企業對區塊鏈的態度也迅速扭轉。通證專家、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孟巖告訴界面新聞記者,過去很多企業做項目,明明是用區塊鏈做的,但也寧愿不提。但現在,就連那些過去對區塊鏈技術并無興趣甚至避之不及的國企和地方政府,也開始每月安排區塊鏈相關培訓,探索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和落地方向。

然而,政策因素利好之下,我們更需要警惕那些打著區塊鏈旗號炒作的人和項目。區塊鏈行業在過去數年經歷了種種起伏之后,能否借這一波熱潮真正落地?

幣圈狂熱往事

其實,很多人都不是今年才第一次了解區塊鏈,早在2017年,區塊鏈就已經火過一次。

彼時,比特幣剛剛經歷一輪暴漲,某種意義上來說,比特幣是區塊鏈的第一個應用,它代表著一種可以點對點交易的虛擬貨幣,且早期只在小眾的極客之間流通。但2017年,比特幣卻突然從1000美元暴漲至19000美元。

雖然此輪暴漲的原因至今未明,但數字背后所代表的財富增長機會卻吸引了大批投機者的注意。

當時,海外正流行一種名叫ICO的虛擬貨幣融資方式,其本意是幫助區塊鏈創業項目繞開傳統VC,向極客社區眾籌,降低融資門檻。但大量野心家和騙子的加入卻讓后期的ICO完全變了味道:項目方想要通過ICO的方式圈錢,投資者則想在這些新項目里找到下一個百倍幣,雙方一拍即合。

據普華永道咨詢公司和瑞士加密谷協會的一份聯合報告顯示,僅在2018年1月至5月間,ICO的規模就已經是2017年全年的兩倍。

據圈內人士介紹,當時,項目方只管向交易所支付一筆上幣費,上幣前匆匆建個網站、發個白皮書就可以募資,不少空氣幣甚至連白皮書都是在淘寶找人代寫。

一位商家客服告訴界面新聞記者,買家只需提供大概的思路,就會有專門的項目成員給你制作一份融資過億的ICO商業計劃書,包括專業技術術語和圖表,僅收3500元服務費,比學生造假的畢業論文還要便宜。

這些項目上了交易所之后,通常會用前期募集的資金拉高幣價,等待高位套現;有的則用機器人大量交易,制造虛假數據。在監管真空的情況下,誰擁有資金,誰就能操盤坐莊,穩賺不賠。

最瘋狂的時候,項目方甚至連白皮書都不用準備,只要叫上幾個大佬,在不同的群里為某幣宣傳,就能吸引來大量散戶,來一個割一個。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幣圈首富”李笑來的PressOne項目,據了解,這個項目甚至連白皮書都沒有寫,直接套了個EOS眾籌的概念,就募到了2億資金。

然而,這樣的狂熱也僅僅只持續了半年,2018年1月,全球加大虛擬貨幣監管,以比特幣為代表的主流幣價格暴跌,市場情緒出現拐點。到年底,不僅比特幣的價格跌去了80%,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市值更是蒸發了近7000億美元。

界面新聞記者曾采訪過多位在熊市中賠的傾家蕩產的投資者,他們大多都是在比特幣價格最貴的時候接觸到幣圈。有人在高點買幣,卻最終等來了幣價歸零;有人被誘惑嘗試了期貨杠桿,卻在深夜收到了爆倉的短信;甚至還有人,借親戚的錢炒幣,最后害了全家的人。

一位交易所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在熊市里,不僅僅是散戶,連公司內部的員工也都在賠錢。不僅如此,由于公司運營成本緊張,他們還要面對薪水減半、期權縮水的境況。由于大部分區塊鏈公司都會用幣來替代一部分期權,幣價歸零,期權基本也只等于一張廢紙。

而那些曾經在牛市里躺著賺錢的幣圈媒體們,在微信幾次大力度的封號打壓中,也都開始小心行事,不少甚至直接轉向了泛科技。去年11月,金色財經創始人杜均甚至在朋友圈公開表示,自己做媒體每月都要虧損近300萬元。

潮退了,才能看到誰在裸泳。

這場長達兩年的熊市,也徹底將幣圈的脆弱和荒誕攤開到了人們面前。10月以來,即使區塊鏈再一次成為風口,但幣圈的行情卻也沒有因此抬頭,那個狂熱的幣圈往事,或許也將永遠成為往事。

風口切換

12月的深圳,天氣已經轉涼,而Mark的心情也同這天氣一樣。

8年前,Mark跟隨表哥來到華強北討生活。2017年,他第一次接觸到礦機生意,年底的那幾個月,幾乎是他這輩子財富積累最快的日子。

據Mark回憶,到了17年12月,賽格四樓的檔口幾乎全部開始兼營礦機。現貨不夠賣,很多人就開始賣期貨。最高峰的時候,光是賽格廣場的礦業檔口就超過80家,一個月從這樓大樓流出去的礦機訂單多達40萬臺。

然而,好景不長,從2018年1月開始,長達一年多的熊市也讓很多礦業檔主感受到了巨虧的滋味。

到去年年底,Mark和表哥在17年賺到的利潤已經全部賠光,生意最艱難的時候,他們甚至把主營業務改成了賣二手礦機,一臺只能賺十幾塊錢。

今年4月,比特幣價格開始回暖,華強北的礦機生意也迎來了新生。“上半年很多新款礦機都賣的特別好。那些2018年轉型去賣電腦的礦機檔口也都重新掛起了礦業兼營的牌子。”

談及10月份的政策利好,Mark表示,一開始他確實很興奮,但通過這兩個月的觀察,政策的利好并沒有傳導到礦業。“生意該冷清還是冷清。”

談及原因,他表示,礦機市場有自己的供需變化,有時并不能夠單純的將其與區塊鏈或虛擬貨幣掛鉤。11月以來,市場達成的共識是,一代機皇——比特大陸的螞蟻S9已經到了要謝幕的時刻,“大礦工未雨綢繆,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完成了礦機的更新換代,那時候算力強勁的新礦機進一臺銷一臺,但現在,大礦場的更新換代早已結束,生意自然也不行了。”

和做礦機生意的Mark感受到的冷清不同,11月以來,從事公鏈開發的Wind可謂成為了獵頭們的香餑餑。“電話天天都有,有來咨詢外包合作的,也有來挖我的,價格都是兩倍三倍那樣的開。”

工作四年,Wind還是第一次感覺自己那么搶手。

幾乎沒怎么猶豫,Wind就接受了一家上市公司的offer ,工資直接翻倍,還直接成為了小組長,有了面試別人搭建自己團隊的權力。

在Wind看來,現在政策已經很明朗,公鏈倡導的token激勵模式并不能得到政府的承認,而未來用于組織和機構之間協作的聯盟鏈則會逐漸占據主流。

這種聯盟鏈只針對某個特定群體的成員和有限的第三方,由內部指定多個預選節點為記賬人,具備區塊鏈不可篡改和公開透明等特性,但又因為節點的有限,而滿足了企業在數據保密方面的需求,很容易就能拓展到金融、商品溯源等領域。

而國產公鏈則早已因為失去生態和商業模式而變得寸步難行。從去年開始,行業里大多數公鏈團隊就已經開始轉型外包艱難求生,這種情況下,與其繼續留在原公司消耗自己,不如直接到甲方做自己的事情。

“這一波政策紅利也算是給我們這些做公鏈的一條生路,1024之后,我之前的老板也接到了很多大型企業和政府機構的鏈改項目,哪怕單純的靠外包,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

幣圈風光不再

當然,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吃得到這波紅利。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了《關于交易場所分支機構未經批準開展經營活動的風險提示》。《提示》明確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場所(重點為金融資產交易所)分支機構在京開展經營b活動,屬于違規經營行為。”

同日,總部設立在外埠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官方微博因賬號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區公約》被封。

一時間,整個幣圈人心惶惶。11月15日,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在微博上表示:“幣安、波場微博被封,明確傳達出了監管態度:區塊鏈要提倡,但不準炒幣,不準發幣。”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的肖颯律師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她在自己的博客中寫道:“可以看到,目前法律的態度非常堅決,發幣是非法公開融資,涉幣交易所不允許在境內存在,一旦發現立刻取締。”

梳理近期監管文件可以發現,本次監管的目標,上到挖礦,下到交易所、資金盤。整個幣圈但凡是涉及數字貨幣的產業鏈均在射程范圍之內。

11月22日,《上海證券報》援引接近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人士表述稱,11月以來,杭州、北京已經先后“端掉”多家虛擬貨幣交易所,截止目前進入起訴程序的已有100多人。

“上班上到了監獄里,這是中國幣圈最冷的時刻。”同日,一位幣圈媒體人在朋友圈這樣表示。

事實上,早在2017年,央行就已經叫停了非法代幣融資,但數字貨幣交易在中國卻從未停止,且還愈演愈烈,衍生出了更多割韭菜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傳銷幣、資金盤、期貨交易等等。

過去,監管對這些活躍在境外的操盤手們一直秉承著讓子彈飛一會的態度。但10月24日的利好消息出爐后,騙局又有趁勢而起的趨勢。“看誰還敢說區塊鏈是騙局”成為了幣圈從業者的口頭禪。

這是監管層面無法忍受的。所以,10月24日過去僅三天,人民日報便發文,“區塊鏈技術創新不等于炒作虛擬貨幣,應防止那種利用區塊鏈發行虛擬貨幣、炒作空氣幣等行為。”

事實上,中國不是不歡迎數字貨幣,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就曾表示,中國央行從2014年就開始研究數字貨幣,且已取得了積極進展。10月28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也表示,中國央行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國家。

但問題在于,目前市面上兩千多款數字貨幣,絕大部分都是毫無價值的空氣幣。越是區塊鏈熱度高漲的時候,才越要警惕不法分子靠熱度重新發起各式騙局。

孟巖也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目前區塊鏈就算有風口,也一定是技術的風口。虛擬貨幣和礦機市場并不會因為這次政策紅利而迎來春天,反而是技術層面,相關激勵政策一定會逐步出現。

幣圈已成往事,圈內的人也該醒悟,接下來是鏈圈的時代了。

技術回歸

事實上,時至今日,很多頭部公司都在努力推動行業形成標準,包括BAT在內的多家科技巨頭都已在區塊鏈領域耕耘多年。

這其中,阿里已經申請了1005項區塊鏈專利,主要出自螞蟻金服的區塊鏈團隊,目前,螞蟻的區塊鏈技術已經落地40多個場景,技術上已經能夠支持10億賬戶規模,同時能夠支持每日10億交易量,實現每秒10萬筆跨鏈信息處理能力(PPS)。

騰訊對于區塊鏈技術的布局則更加多元化,在目前已落地的騰訊區塊鏈應用中,有區塊鏈電子發票項目“稅務鏈”、供應鏈金融項目“微企鏈”、司法存證項目“至信鏈”、城商行銀行匯票項目等。

百度同樣有多個部門涉及區塊鏈業務,包括百度金融的“度小滿金融區塊鏈開放平臺”,百度搜索的區塊鏈應用“度宇宙”、區塊鏈圖庫“圖騰”等,百度云還可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并專門設立了區塊鏈實驗室。

但在技術回歸的同時,值得警惕的是,由于風口效應,行業也不免出現了扎堆的現象。

臨近年關,小望科技的創始人李彬夷一直往返于北京和上海參加各式年末尾牙會議。雖然成立僅有一年多的時間,但這并不妨礙這家公司成為各個企服會議的關注焦點。

與其他企業服務賽道的創業公司不同,小望科技作為上市公司旋極信息(300324)的成員企業,剛一成立就獲得了母公司旋極信息和旋極百旺直接注入的1200萬元啟動資金。

不僅如此,小望科技的主營業務是為中小企業提供“票、稅、法+金融”的相關服務,而其最主要的產品——區塊鏈數據中臺,早期的技術支持也來源于母公司。

據李彬夷介紹,10月24日以來,由于小望科技的區塊鏈項目上線已久,人才儲備較多,又有公開報道可循,導致公司員工被各式挖角。

而更讓他無奈的是,他能看出部分挖人企業的開發方向和小望科技完全相同,“我們做這個項目完全是從服務小微企業貸款的角度出發,用區塊鏈技術幫助銀行做征信,但很多企業,并不懂企業服務,也不懂區塊鏈技術,緊緊是為了蹭熱點,就搭了個團隊,去做一些市場上已經有的東西,這非常沒意義。”

在李彬夷看來,現在國內的很多區塊鏈項目,都處在重復開發的狀態。而無論是公鏈還是聯盟鏈,其開發成本都非常高。他認為,現在最核心的問題是行業里沒有一個官方認可的基礎性開發平臺,導致所有人進來都要去重新建鏈,長此以往就會造成大量浪費。

他希望未來,行業里能夠有更多頭部企業主動和官方一起為區塊鏈底層平臺設置標準。最近,他就有在和各家銀行領導探討相關事宜。

“我和每一家合作銀行都是這么說,就算你看不中我的東西,我也希望他們能盡快選一家,指定一個聯盟鏈的標準,大家在這個基礎上再去各顯神通。”

孟巖也認為,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防止針對區塊鏈基礎設施的過熱投資。

上述巨頭無論是技術儲備還是資源整合能力都已經達到行業前列,這種情況下,創業公司完全沒有必要在巨頭的陰影下亦步亦趨,重復造輪子。

區塊鏈還是有非常廣泛的應用場景的,保險、國家統計、數據產權等關于認證、記賬、追溯的領域都還大有可為。只有大家都切實的去做創新,才有可能讓區塊鏈技術真正的百花齊放。
相關新聞
深圳风采彩票历史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电联富豪配资NO1 股票指数期货名词解释 股海搏金配资 省快乐十分开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 贵州快3下载 全天澳洲幸运10计 股票行情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