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风采彩票历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發布
  • QQ空間
  • 回復
  • 收藏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2019-12-6 03:46

本文由Odaily星球日報秦曉峰編譯,轉載時請務必注明出處;原文來自CoinMetrics ,作者CoinMetrics團隊以及Kevin Lu。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圖片來自CoinTelegraph)

要點:

  • 出現泡沫后,只有當價格下跌到只有約 40% 的比特幣持有者擁有「未實現收益」時,持幣者才會感到最大的痛苦并投降,市場才能復蘇。

  • 目前的分布情況表明,隨著時間的推移,持有量的集中度越來越低,成本也越來越高。

以下為原文編譯:

在經濟史上,金融資產泡沫&崩潰經常出現,這主要是由于人類心理學中根深蒂固的認知偏差。在比特幣十年的歷史中,至少有三個完整的泡沫&崩潰周期被觀察到。

通過估算投資者的成本基礎分布,我們研究了比特幣歷史上六個關鍵時刻(包括其最近的狀態)的投資者心理狀態。

估計成本基礎分布


市值是按當前價格對每枚代幣進估值,而「已實現資本化」(realized capitalization)則有所不同,后者是對每枚代幣在其最后一次鏈上轉移時進行估值。

通過假設,我們進一步擴展這個概念:一次鏈上轉移,代表了一個有意愿的買家和一個有意愿的賣家之間的交易,這樣在轉移時的價格就代表了買家的成本基礎。

因此,「已實現資本化」可以被認為是所有代幣持有者的總成本基礎。

當然了,這種假設并不總是成立的。

因為,很多時候轉賬并不是發生了交易,比如是錢包維護、冷熱錢包互轉或者其他原因導致轉賬(從交易所提幣到自己的錢包)。

而且,大部分交易都是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進行的。用戶在其中的交易,屬于記賬交易。不需要登記上鏈,也就不會產生鏈上轉移。

基于以上種種原因,我們提醒各位讀者,將「已實現資本化」看作是代幣持有者的總成本基礎,這種假設其實是對代幣真實價值的不完全估計。

不過,這種假設還是有價值的。通過對投資者成本基礎進行估算,我們觀察到他們在資產泡沫&崩潰周期時的兩種情緒——喜悅(未實現收益)和痛苦(未實現損失),而這種兩種情緒又會影響他們的投資決策。

(Odaily星球日報注:「未實現收益」是指投資者賬面已經獲利但未賣出,繼續持幣;「未實現損失」是指投資者賬面已經虧損但未賣出,繼續持幣。)

比特幣歷史上的六個關鍵時刻


通過對上一市場周期和當前周期中的「估計成本基礎分布」進行快照,我們來研究投資者心理狀態。

對于每一個市場周期,都會選擇3個點:泡沫高峰、泡沫完全破滅后的周期低點以及周期中段的調整。下圖標注了這六個點: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下表中對每一時刻作了簡短的描述,具體情況將在后文詳細介紹: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1.前一周期高峰(2013.11.29)


我們首先考察的是 2013 年 11 月 29 日的估計成本基礎分布,這是上一個周期的峰值,價格在兩個月內從大約 100 美元漲到了 1100 美元。

下面我們將介紹一種可視化方法,其中包含每個比特幣的估計成本基礎的快照。

例如,近 550 萬比特幣的成本基礎在 0 美元至 50 美元之間(其中一些比特幣被認為已經永遠丟失了),近 40 萬比特幣在泡沫高峰期被買入,成本基礎在 1100 美元至 1150 美元之間。

在下圖快照時,比特幣的價格創下了歷史新高,100% 的比特幣持有者都有「未實現收益」(unrealized gains )。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盡管在此階段,比特幣價格出現了爆炸性增長,但比特幣的持有量仍然主要集中在早期持有者手中。當時總量 1200 萬比特幣,大約有 640 萬比特幣的成本基礎在 0 美元到 100 美元之間。

隨著比特幣價格突破 200 美元的歷史高點,100% 的持幣者都獲得收益。投資者情緒非常樂觀,并沒有出售手中的代幣。在 200 美元至 700 美元的價格區間,很少有凈轉移產生,持幣者繼續持幣觀望,這也導致比特幣的流通量有限。

但是,當價格突破 800 美元后,一些持幣者開始出售代幣,因為他們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獲得了百分之百的回報,想要保住賬面收益。在 800 美元到 1150 美元價格區間,更多的早期持有者開始拋售手中休眠的比特幣,比特幣也從礦工手里轉移到了后來的投資者手中。大量的拋壓盤也導致價格逐漸下跌,最終這一周期泡沫開始破滅。

2.前一周期低點(2015.1.14)


在 2013 年 11 月 29 日達到峰值后,比特幣在一年多一點的時間里下跌了 84%。下圖我們將展示比特幣價格低至176美元時( 2015 年 1 月 14 日)的估計成本基礎分布。當時,只有 43% 的比特幣持有者有未實現收益,57% 的比特幣持有者有未實現損失。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在一年多一點的時間里,估計成本基礎分布形態發生了重大變化。與泡沫高峰期的分布情況相反相反,800 美元以上的持有量很少,早期持有者的持有量也大幅減少。

這里我們引入了另一種可視化方法,它顯示了兩個時間點之間成本分布的變化,而不是一個時間點成本分布的快照。例如,在 2013 年 11 月 29 日至 2015 年 1 月 14 日期間出售了 150 萬枚比特幣,原本價格區間在 0 美元至 50 美元之間。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這種分布上的變化,說明投資者在心理上完全投降了,而這是價格觸底所必須的。

隨著價格下跌,無論是在泡沫高峰期買入的投資者(高于 800 美元),還是大量的早期采用者(低于 150 美元),都達到了最痛苦的程度,最堅定的信念也開始動搖,這時他們會將大量現有資產出售給那些在下跌期買入的投資者。

我們也觀察到,在當時 1370 萬比特幣中,共有 570 萬比特幣從一個價格區間轉移到另一個價格區間,持幣成本有升有降。

3.前一周期中的調整(2015 年 8 月 24 日)


比特幣價格在周期內調整,一般都會被忽視,但我們還是決定予以研究。尤其是上一周期中的調整——價格從高點大幅下跌,這種情況與當前的比特幣狀況最為相似:今年 11 月底,比特幣價格從夏季的約 1.3 萬美元降至 6500 美元的低點。

在上一個周期(2013 年 11 月至 2015 年 1 月),比特幣價格在觸及 176 美元的底部后,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回升至 310 美元左右;隨后價格又在接下來兩個月里回調了 35%,跌至200美元。這里我們顯示的是 2015 年 8 月 24 日的估計成本基礎分布快照,此時價格已經回調了 35%。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我們還展示了周期低點和周期中調整之后的分布變化。在8個月的時間里,我們觀察到分布情況發生了顯著變化。我們看到一些成本低于 200 美元的早期持幣者進行了小幅度出售,出售幅度遠遠小于周期低點的出售幅度。這也表明,早期持幣者基本上都已經投降了,甚至于下跌了 35%,市場的交易量都沒有發生大的改變。

重要的是,我們看到在泡沫高峰期(800美元以上)買入的投資者賣壓基本為零,這表明這批投資者也已經投降了。

相反,我們看到的大部分拋售壓力,來自于那些在價格下跌時買入的投資者,以及在價格從底部上漲時買入的投資者。在價格大幅下跌之前,這批投資者都還沒有達到最大的痛苦程度。

一項對投資者心理的研究表明,在所有投資者都達到最大痛苦點并徹底放棄之前,價格不可能真正觸底。

在周期中段調整完成后,由于投資者心理狀態達到“多數想賣出的投資者已經賣出”水平,比特幣價格再也沒有下跌空間,開始反彈。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4.本輪周期峰值(2017年12月17日)


在一年的時間里,比特幣價格突破了之前的歷史高點(1100 美元),并在 2017 年 12 月17 日達到近 2 萬美元的峰值。

下面,我們將再次展示了一個估計成本基礎分布的快照,但與之前有所不同的是,這次我們的間隔區間變大了(從 50 美元變成 500 美元)。

當時,在 1675 萬比特幣中,約有 740 萬被早期持有者持有,估計成本在 0 到 100 美元之間,此時 98% 的比特幣持有者有未實現收益。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本周期峰值的分布形態與前一周期峰值的分布形態相似,但有重要區別。我們可以觀察到有大量比特幣的轉移,價格在 1 000 美元至 7000 美元之間,而前一周期以中間價格進行的轉移要低得多。這也導致了在大約8個月的時間里,價格上漲的速度有所放緩,其間出現了多次重大調整。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比特幣在 8000 美元到 16000 美元的價格區間幾乎沒有交易轉移。這并不是因為缺乏購買興趣,而是因為持幣者沒有強烈的動機出售。

與此同時,比特幣價格也在以極快的速度持續上漲,僅在兩周內就上漲了8000美元。隨著價格超過16000美元,我們看到轉移增加了,因為高價格再次激勵早期持幣者出售他們長期持有的比特幣。

5.本輪周期低點(2018年12月15日)


本輪市場周期的下降速度和幅度與前一個周期非常相似——都經歷了約 84% 的下降,并且需要大約一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消除泡沫。

在本輪周期的低點,39% 的比特幣持有者有未實現收益,其規模與前一個周期未實現收益的43%相當。

這也表明,在出現泡沫后,只有當價格下跌到只有約 40% 的比特幣持有者擁有未實現收益時,持幣者才會感到最大的痛苦并投降。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估算成本基礎的分布快照和分布的變化,也與前一個周期非常相似,這為“比特幣(以及其他金融資產)的泡沫和崩潰是由根深蒂固的認知偏差驅動的”斷言提供了支持,這種認知偏差也導致了周期的循環重復。

在這里,我們展示了泡沫頂峰和當前周期低谷之間的分布變化。與前一個周期類似,我們看到在泡沫高點附近買入的投資者(成本基礎高于 1.6 萬美元)和早期持有者(成本基礎低于 1000 美元)都已經投降并拋售。在泡沫頂峰附近買入的投資者和早期持幣者是第一批投降的投資者。

在 6000 美元到 3000 美元之間的最后一輪下跌中,隨著價格下跌,投資者開始買入,這也意味著最后一批早期持幣者開始投降。

我們也觀察到,成本基礎高于 1.2 萬美元的持幣者很少,因此這類投資者未來不太可能成為拋壓的來源。

2018年,總共有 540 萬比特幣(目前總量 1740 萬)的持幣成本出現變動。另外我們也應該考慮 Coinbase 錢包互轉因素——Coinbase 在 2018 年 12 月初將其資產轉移到另一套“冷錢包”上,總量接近 90 萬比特幣。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6.本輪周期中期修正(2019年11月25日)


目前的分布情況表明,隨著時間的推移,持有量的集中度越來越低,成本也越來越高。

在泡沫高峰時期,早期持有者持有 740 萬比特幣,成本基礎在 0 美元到 1000 美元之間,而如今這些持有量已經逐漸減少到 500 萬比特幣。

在不考慮早期持幣者的情況下,目前比特幣的成本基礎在 8000 美元左右呈正態分布,其中 3500 美元附近出現了明顯的峰值也與本輪周期的低點相符。與本輪周期的低點一致,成本基礎在 1.2 萬美元以上的持有量處于非常低的水平,這表明這群持幣者已經完全投降了。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下面我們展示了從 2019 年 6 月 26 日(周期回調的峰值 12863 美元)到 2019 年 11月 25 日(周期回調價格跌至7139 美元)之間的分配變化。

在這段時間內,從峰頂到谷底的下跌幅度已接近 50%。對于牛市而言,跌幅非常大,這導致許多觀察人士對當前的市場表示擔憂。

對拋售壓力來源的分析表明,投資者的擔憂是有道理的。與上一周期中回調(2015 年 8月)不同,本輪周期回調中的拋售壓力非常大,主要來自以下幾類投資者:

  • 在回調峰值高點買入的,成本基礎在12000 - 12500美元左右的投資者一直是大賣家;

  • 逢低買入的投資者也開始大量拋售,他們成本在 7500 - 8000 美元之間;

  • 抄底成功的投資者也大量拋售,他們成本在 3000 - 6000美元。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與以前的分布變化相比,當前的分布變化與價格觸底的周期最為相似。樂觀的解釋是,大部分投資者已經投降,未來拋壓減小。

但實際上,3000-6000 美元附近抄底的人依然是獲利的,未來還會有很大的拋壓。最初被認為在 2018 年 12月價格觸底時就完成的投降和拋售,實際上可能需要更多時間或者價格進一步下跌。

休眠比特幣數量定期增加


在今年 5 月達到歷史最高水平之后,一年休眠期(一年沒有移動)的比特幣數量一直在下降。

截至 11 月 31 日,一年休眠期的比特幣數量為 3174760;相比之下,在 2019 年 5 月18 日,這一數字是 4500526,環比下降 41%。

下圖顯示的是X年內未移動的比特幣數量,X的變化范圍為 1 個月到 5 年。

當60%的人都是虧的時候,比特幣才會漲

通過上圖,我們也可以發現,休眠期在五年以上的以及兩年以上的,在過去一年一直處于增長態勢;另外休眠期在3個月以及6個月以上的,也在逐漸增加,表明有一些投資者在逢低買入,陸續建倉。
相關新聞
深圳风采彩票历史
辽宁11选5技巧 现金广东麻将棋牌官网 白小姐资料玄机图 北京11选5开奖直播 澳洲幸运5技巧 _百家乐网 捕鱼平台建设 中国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福建快3开奖查询今天 云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